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1

秋了个天,安了个眠

星期一, 十一月 28th, 2011
热度:


(更多…)

如果忍耐可以拯救世界和平

星期六, 十一月 26th, 2011
热度:

 

一个人的时候内心戏特别多,周末是解放日,也是抓狂天.白天和小伙伴们吃吃喝喝瞎逼逼,有时候也干点所谓的正经事,晚上又会独自躲在深夜的被窝里演独角戏,自己跟自己掐架的游戏百玩不腻,乐此不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心满意足得沉沉睡去.

我是一个在熟人面前臭脾气的人,说脏话,耍流氓,摆臭脸,逼急了没词儿了我就摔电话.昨天跟小伙伴讨论一个话题因为意见不统一不欢而散,让我一整天都”耿耿于怀”不舒服.真心觉得没有对错之分,毕竟每个人的世界观有大不同,我也从来不想试图说服任何人,不过是你情我愿,你说我听.相反,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如何不被不同的价值观影响了自身的步伐进程才是一个值得好好研究的人生大课题. (更多…)

太在乎小姐,无所谓先生

星期日, 十一月 13th, 2011
热度:

 

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太在乎小姐,她喜欢无所谓先生。
无所谓先生对什么都无所谓,而太在乎小姐对什么都在乎。 (更多…)

恋爱症候群

星期五, 十一月 4th, 2011
热度:

(更多…)